0757-83102222
當前位置:首頁 > 華法聚焦 > 熱點聚焦 > 關于人身損害賠償和解協議的效力認定
關于人身損害賠償和解協議的效力認定
2017/8/31 10:42:13

一、基本案情

2013年某月,王某于深夜酒后駕車至某立交橋底,與一旁行駛的周某所起電動自行車發生相撞,致使周某受傷。事后交警大隊出具的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王某醉酒后駕駛機動車,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之規定,負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周某無責任。事后雙方于交警隊達成調解協議,王某一次性賠償周某醫療費、誤工費及后續產生的一切費用合計12萬元,雙方今后互不在追究。事故發生后5個月,周某申請司法鑒定,鑒定結論為右下肢損失功能超25%,構成9級傷殘。隨后周某向法院提起交通事故損害賠償之訴,要求王某承擔傷殘賠償金,住宿費、護理費、營養費、誤工費、后續醫療費及精神損害撫慰金合共28萬元。

二、案件評析

本案是一典型的交通事故致人損害賠償糾紛,現代社會一向遵循以和為貴,當發生侵權行為后,雙方往往會選擇“私了”,從而避免通過訴訟這一繁瑣的程序。然而往往有不少數的被侵權人于簽訂賠償協議后,認為賠償金額過少或其他原因,對侵權人提起侵權之訴。筆者在處理此類案件時,認為可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分析:

第一,原告起訴的訴訟請求是否合理?本案中,原被告于訴前曾經簽訂了賠償和解協議,雙方已從侵權關系轉為合同關系,且該協議具有民事合同的性質和效力。只有在協議被撤銷、或被確認無效、或對于協議存在未約定部分的前提下,原告提起的侵權之訴,法院才會受理。原告在沒有主張協議無效或撤銷協議的情況下,就提起侵權之訴,法院應在向原告析明,要求原告改變訴訟請求,原告拒不改變訴訟請求的,法院應不予受理。

第二,該協議的效力問題。一般認為,協議雙方的當事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意思表示真實情況下,自愿達成賠償協議,并且該協議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該協議應該是有效的。而撤銷該協議,必須具備《合同法》54條規定的重大誤解、顯示公平、欺詐、脅迫或乘人之危5種法定撤銷情形。而該協議簽訂是否具備法定撤銷事由,可從以下因素考慮:

1、看協議約定具體內容,是否對將來可能發生的損害作出約定。如果協議僅就當前可確定的損害進行賠償,將來發生傷情變化或確診,出現新的賠償項目,該協議的簽訂不影響今后的賠償問題。從本案原被告達成的賠償協議內容看,雙方當事人對今后的醫療費作出了明確的約定,應該說,協議對原告今后的傷情及治療有所考慮。另外,從主觀方面看,周某對傷情及變化是否有較為清楚的認識、判斷和預見。且協議簽訂后,原告周某是否有新的病情惡化出現。尤其是協議約定“事故賠償一次性了結,今后不再產生糾紛”。這種約定方式表明愿意接受今后確診或發現新傷情得不到另外賠償的風險。當事人一旦達成協議,只要不存在違法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等協議無效、可變更、撤銷之情形,雙方均不得反悔。

2、對于該協議約定賠償數額是否屬于重大誤解或顯失公平。根據《民通意見》第71條的規定,重大誤解是指行為人因對行為的性質、對方當事人、標的物的品種、質量、規格和數量等的錯誤認識,使行為的后果與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較大損失的行為。對“重大誤解”司法認定的關鍵是“重大”的標準,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重要事項”,如對行為的性質、對方當事人、標的物的品種、質量、規格和數量等;二是“較大損失”。重要事項上述已作討論,這里重點考慮“較大損失”的判斷。由于現行的法律對于“較大損失”沒有明確的規定,因此于司法實踐中可以從當事人主要是受害人對人身、財產損害的性質和程度的認識、判斷和預見能力中考慮,如果賠償協商時,受害方對人身、財產損害的性質和程度存在誤解從而導致獲得的賠償相較于不存在誤解情形明顯偏低的,受害方可以重大誤解為由要求撤銷協議。一般以兩相比較差別100%左右為宜,遠超過100%的自不待言。因此筆者認為,王某與周某簽訂的賠償協議數額為12萬元,而事后經司法鑒定機構作傷殘等級評定為九級傷殘,協議中約定的賠償數額與周某依法應賠償的數額相差已超100%,致使原被告之間的權利義務嚴重失衡,法院應依法予以撤銷賠償協議,重新確定賠償數額。

3、另外,由于賠償協議中沒有對傷殘賠償金這一項目進行約定,而只是僅僅一句“一切費用”籠統帶過,筆者認為,原告周某可以賠償協議中存在未約定部分,對傷殘賠償金這一項目單獨提起侵權之訴,這也是合理合法的。

    三、總結

    現階段,交通事故各方當事人達成調解協議后,賠償權利人向法院起訴的,目前主要的有兩種情形:第一種情形,賠償義務人拒不履行協議內容,另一方當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按照違約責任原則履行協議內容。這種情形人民法院應審查原、被告雙方當事人是否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意思表示是否真實、當事人雙方權利義務約定是否明確,并且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如果調解協議書認定合法有效,那么賠償義務人一方應按照調解協議內容來履行。第二種情形,調解協議簽訂后一方當事人又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并要求宣告調解協議無效或變更、撤銷調解協議的,人民法院應根據以下原則處理:調解協議內容屬《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所規定五種情形之一的,應宣告協議無效;當事人簽訂協議時有重大誤解、顯失公平或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簽訂的協議,法院可以根據當事人請求變更或撤銷調解協議;當事人以調解協議對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的處理有遺漏事項,或調解協議簽訂后有新發生的費用(例如后續治療費用)為由提起訴訟要求增加賠償數額的,人民法院應對其請求事項進行審查,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的賠償范圍和標準對案件進行審理。



0757-83102222

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汾江南路18號雅庭國際廣場17樓

Copyright ? 2019  廣東華法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s   粵ICP備19076385號-1

關于人身損害賠償和解協議的效力認定
2017/8/31 10:42:13

一、基本案情

2013年某月,王某于深夜酒后駕車至某立交橋底,與一旁行駛的周某所起電動自行車發生相撞,致使周某受傷。事后交警大隊出具的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王某醉酒后駕駛機動車,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之規定,負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周某無責任。事后雙方于交警隊達成調解協議,王某一次性賠償周某醫療費、誤工費及后續產生的一切費用合計12萬元,雙方今后互不在追究。事故發生后5個月,周某申請司法鑒定,鑒定結論為右下肢損失功能超25%,構成9級傷殘。隨后周某向法院提起交通事故損害賠償之訴,要求王某承擔傷殘賠償金,住宿費、護理費、營養費、誤工費、后續醫療費及精神損害撫慰金合共28萬元。

二、案件評析

本案是一典型的交通事故致人損害賠償糾紛,現代社會一向遵循以和為貴,當發生侵權行為后,雙方往往會選擇“私了”,從而避免通過訴訟這一繁瑣的程序。然而往往有不少數的被侵權人于簽訂賠償協議后,認為賠償金額過少或其他原因,對侵權人提起侵權之訴。筆者在處理此類案件時,認為可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分析:

第一,原告起訴的訴訟請求是否合理?本案中,原被告于訴前曾經簽訂了賠償和解協議,雙方已從侵權關系轉為合同關系,且該協議具有民事合同的性質和效力。只有在協議被撤銷、或被確認無效、或對于協議存在未約定部分的前提下,原告提起的侵權之訴,法院才會受理。原告在沒有主張協議無效或撤銷協議的情況下,就提起侵權之訴,法院應在向原告析明,要求原告改變訴訟請求,原告拒不改變訴訟請求的,法院應不予受理。

第二,該協議的效力問題。一般認為,協議雙方的當事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意思表示真實情況下,自愿達成賠償協議,并且該協議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該協議應該是有效的。而撤銷該協議,必須具備《合同法》54條規定的重大誤解、顯示公平、欺詐、脅迫或乘人之危5種法定撤銷情形。而該協議簽訂是否具備法定撤銷事由,可從以下因素考慮:

1、看協議約定具體內容,是否對將來可能發生的損害作出約定。如果協議僅就當前可確定的損害進行賠償,將來發生傷情變化或確診,出現新的賠償項目,該協議的簽訂不影響今后的賠償問題。從本案原被告達成的賠償協議內容看,雙方當事人對今后的醫療費作出了明確的約定,應該說,協議對原告今后的傷情及治療有所考慮。另外,從主觀方面看,周某對傷情及變化是否有較為清楚的認識、判斷和預見。且協議簽訂后,原告周某是否有新的病情惡化出現。尤其是協議約定“事故賠償一次性了結,今后不再產生糾紛”。這種約定方式表明愿意接受今后確診或發現新傷情得不到另外賠償的風險。當事人一旦達成協議,只要不存在違法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等協議無效、可變更、撤銷之情形,雙方均不得反悔。

2、對于該協議約定賠償數額是否屬于重大誤解或顯失公平。根據《民通意見》第71條的規定,重大誤解是指行為人因對行為的性質、對方當事人、標的物的品種、質量、規格和數量等的錯誤認識,使行為的后果與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較大損失的行為。對“重大誤解”司法認定的關鍵是“重大”的標準,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重要事項”,如對行為的性質、對方當事人、標的物的品種、質量、規格和數量等;二是“較大損失”。重要事項上述已作討論,這里重點考慮“較大損失”的判斷。由于現行的法律對于“較大損失”沒有明確的規定,因此于司法實踐中可以從當事人主要是受害人對人身、財產損害的性質和程度的認識、判斷和預見能力中考慮,如果賠償協商時,受害方對人身、財產損害的性質和程度存在誤解從而導致獲得的賠償相較于不存在誤解情形明顯偏低的,受害方可以重大誤解為由要求撤銷協議。一般以兩相比較差別100%左右為宜,遠超過100%的自不待言。因此筆者認為,王某與周某簽訂的賠償協議數額為12萬元,而事后經司法鑒定機構作傷殘等級評定為九級傷殘,協議中約定的賠償數額與周某依法應賠償的數額相差已超100%,致使原被告之間的權利義務嚴重失衡,法院應依法予以撤銷賠償協議,重新確定賠償數額。

3、另外,由于賠償協議中沒有對傷殘賠償金這一項目進行約定,而只是僅僅一句“一切費用”籠統帶過,筆者認為,原告周某可以賠償協議中存在未約定部分,對傷殘賠償金這一項目單獨提起侵權之訴,這也是合理合法的。

    三、總結

    現階段,交通事故各方當事人達成調解協議后,賠償權利人向法院起訴的,目前主要的有兩種情形:第一種情形,賠償義務人拒不履行協議內容,另一方當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按照違約責任原則履行協議內容。這種情形人民法院應審查原、被告雙方當事人是否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意思表示是否真實、當事人雙方權利義務約定是否明確,并且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如果調解協議書認定合法有效,那么賠償義務人一方應按照調解協議內容來履行。第二種情形,調解協議簽訂后一方當事人又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并要求宣告調解協議無效或變更、撤銷調解協議的,人民法院應根據以下原則處理:調解協議內容屬《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所規定五種情形之一的,應宣告協議無效;當事人簽訂協議時有重大誤解、顯失公平或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簽訂的協議,法院可以根據當事人請求變更或撤銷調解協議;當事人以調解協議對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的處理有遺漏事項,或調解協議簽訂后有新發生的費用(例如后續治療費用)為由提起訴訟要求增加賠償數額的,人民法院應對其請求事項進行審查,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的賠償范圍和標準對案件進行審理。



phone22_05_08.jpg 0757-83102222
phone22_05_12.jpg [email protected]
phone22_05_14.jpg 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汾江南路18號雅庭國際廣場17樓

Copyright ? 2019  廣東華法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s

   
 
X
 
   
江西快3走势图